王石川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2月16日02版)
  13日下午,河北省廊坊市永清縣劉街鄉徐街村春蕾幼兒園的房屋倒塌,造成3名兒童死亡,3名兒童受輕傷。截至晚上10點,廢墟中已沒有被埋人員。當地成立調查組,事故具體原因正在進一步調查。不少網友陸續跟進補充,稱該幼兒園為私立幼兒園,坍塌建築屬於危房。(《京華時報》12月14日)
  3死3傷,飛來橫禍,在這個寒冷的季節,更覺寒氣逼人。前不久,安徽省淮北市一所名為同仁中學的民辦學校操場上,一堵高牆轟然倒塌,造成5名女同學當場死亡,另有4名學生受傷。不同的地點,同樣類型的悲劇,殞命的都是孩子。這樣的消息每每傳來,無不令人痛苦得窒息。
  說是飛來橫禍,其實早有先兆。據悉,該幼兒園為私立幼兒園,坍塌建築屬於危房。無獨有偶,淮北同仁中學坍塌事件,事發高牆屬於危牆。本應是保障孩子生命安全的圍牆,卻變為奪人生命的危牆,豈不令人憤怒?
  這起幼兒園坍塌事件,再一次用生命代價讓世人關註基層兒童惡劣的生存狀況。這從一些細節可以看出,比如,幼兒園房屋質量不高,坍塌建築是危房!再比如,幼兒園雖被審批發證,但當地黑幼兒園為數不少——據悉,永清縣裡的幼兒園大部分都是村子自己創辦的,不具備資質。在這種幼兒園裡,孩子的安全能有多大保證?此外,事發時為周六,按說不應該上課,但該幼兒園一周只休息一天,是因為一些家長周六日外出打工,需要幼兒園照看孩子。這既讓人看到了家長謀生之不易,更看到了留守兒童之困苦。
  幾乎每一起安全事故,都暴露出監管問題,這次事件同樣不例外。既然坍塌建築屬於危房,在校生多達260人,監管部門在哪裡?周六上學也涉嫌違規,監管部門又在哪裡?當地存在那麼多黑幼兒園,監管部門為何失語?
  廊坊市永清縣委宣傳部副部長張玉宇告訴記者,幼兒園責任人已被公安機關控制。其實,該控制的豈止幼兒園負責人,那些涉嫌失職瀆職的監管人員,難道沒有責任?即便問責了相關官員,這一事件也不能輕易畫上句號,比如如何善後?如何避免悲劇重演?如何直面基層幼兒園短缺的現象?
  不能迴避的是,經費短缺使得農村幼兒教育的硬件設施和師資力量十分薄弱。據調查,在我國用於公共教育經費的投入中,僅有1.3%左右被用於學前教育,而其中的大部分又流向了城市幼兒園,供給農村幼兒園的經費所剩無幾。如此令人尷尬而沉重的現狀,何時能得到根本改變?難道需要一起又一起的悲劇才能引得關註?
  值得一提的是,教育部、國家發展改革委、財政部日前發佈《關於實施第二期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的意見》,決定2014年~2016年實施第二期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,到2016年,全國學前三年毛入園率提高到75%左右,並且要“著力擴大農村學前教育資源,重點解決好連片特困地區、少數民族地區、留守兒童集中地區學前教育資源短缺問題”,但願這一美好設計能真正惠及農村孩子。無論如何,悲劇不可再重演!  (原標題:先把幼兒園建牢固了)
創作者介紹

當鋪

gc20gccsf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